热门搜索: 茶楼茶馆
您的位置:首页 » 茶叶交流 » 会客厅

内容付费时代到来 你会为“知识”埋单吗?

点击数:562作者: 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 2017-01-09 09:14

导读: 半个月前,“微博问答”上线,琦殿成为了首批体验者。网友付费提问,博主撰文回答,获取收益。微博上,诸如琦殿、五岳散人、科普君等拥有百万级别粉丝的“大V”设置的提问价格从几十元至上百元不等。

“男追女是正常,女生主动追求男生就会被说成‘倒贴’,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
当拥有472万微博粉丝的情感博主琦殿看到这个让她“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的问题后,立刻开始整理思绪,琢磨着怎样给出一个令对方满意的答案。每天,她都能在微博上收到数十个网友的提问,然后选出一两个具有普遍性的问题,进行作答。
半个月前,“微博问答”上线,琦殿成为了首批体验者。网友付费提问,博主撰文回答,获取收益。微博上,诸如琦殿、五岳散人、科普君等拥有百万级别粉丝的“大V”设置的提问价格从几十元至上百元不等。其他网友支付1元可以“偷看”回复,博主和提问者享受“围观分成”。如今,琦殿已经回答了23位网友提出的关于情感方面的问题。
实际上,微博并非第一个为问答付费的探路者。
早在2015年12月,逻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微博)就推出了付费订阅内容的App平台——“得到”,从售卖大咖专栏起步。2016年5月,付费语音问答平台“分答”上线,网友提出的问题可以获得答主60秒的语音回复。几乎同一时间,知乎在社区原有问答、专栏等文字形式基础上,为用户提供实时的付费问答互动,号召把每个人头脑中的知识“变现”。
花几十块钱买个回复值得吗?
小道消息出品人Fenng认为,付费问答不仅仅是得到了一个答案。“有人觉得64元问个问题,太蠢了。也有人会另外算账,以第一波向我提问的网友为例,支付64元,可以得到一次微博帐号曝光,得到围观用户费用的分成。分成最高的一位,赚到的不止64元。”
北京友谊医院营养师顾中一在微博上拥有超过200万的粉丝,在分答平台,他已坚持回答了730个与饮食、营养方面相关的问题,价格也从一开始的1元提高至50元。“我认为现在的这个价格还是比较适中的,可以通过价格门槛挡住很多无聊的问题,让我精力聚焦在真正有需要的人。”
随着内容付费趋势渐起,花钱让自己信赖的“大V”回答问题已经逐渐成为一种潮流。问卷网的一项调查显示,73.9%的受访者会为了获得某一问题的答案而去付费,56.5%的受访者认为人们热衷于付费问答活动是为了获取独到见解和指点。艾瑞咨询发布的《2016年中国网络新媒体用户研究报告》中提到,33.8%的新媒体用户已经产生过对数字内容的付费行为,15.6%的用户有进行付费的意愿但是还没有付费行为。而在2014年,数据曾显示有69.7%网民不愿意付费互联网内容。
在去年的“微博V影响力峰会”上,微博公布了自媒体117亿的年度总收入,其中有4.7亿来自付费阅读和打赏。
在“分答”创始人嵇晓华看来,分享经济孕育了知识网红。“付费后给你一个更加定向的结果,这和你在互联网上随便看到一个东西,是不一样的感受。从分享车子、房子,到今天分享头脑中的价值,在整个分享经济大的习惯变化上,人们发生了变化。”
除了一对一问答平台,“会员专区”“定制付费”等产品形式也应运而生。就在近期,TMT社群媒体钛媒体也发布了专业版的付费服务产品,表示要在付费专业版中提供更加优质的内容、数据、信息。
曾体验过内容付费产品的章凌对此持怀疑态度,“早期的互联网为了争夺用户,内容几乎都是免费的,这似乎已经成为人们的一种习惯,收费以后,不怕产品‘夭折’吗?”
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说,推出付费定制服务已经酝酿了3年。“用户一直以来没有为虚拟服务付费的习惯,唯一成功的只有游戏。”但是“付费的专业内容和免费的新闻内容是有本质区别的,钛媒体Pro专业版的重点不是新闻内容,而是专业数据和知识服务,要在帮助专业人士提高知识获取效率、搭建专业圈子的社交平台、提高工作效率3个层面满足到专业用户的需求。”
“在信息已经严重泛滥过载的时代,优质内容的筛选与针对性的匹配可能更符合用户注意力与时间稀缺的特性。”科技自媒体人王新喜同样认为大多数付费内容瞄准的是为高端人群提供专业内容,“能花钱的就不用花时间,过滤内容比花费时间寻找内容更有价值。”
一些自媒体人的感受是,对于付费内容,作者会更加负责。每次琦殿在回复网友的问题时,都会再三斟酌,“因为网友为你付费了,回答的时候会为对方考虑,尽量写得全面,去照顾粉丝的情绪。”
在记者随机采访的一些普通网民中,求知欲、能够解决具体的专业问题、获得社交谈资、消遣放松、对应试和升迁有帮助等几项因素,成为愿意花费金钱购买知识的原因。
去年,第一个内容消费节用5088万的销售额引爆了内容付费领域——音频分享平台喜马拉雅FM举办的“知识狂欢节”当天,850位知识网红和超过2000个精品课程参与其中。喜马拉雅FM联合创始人余建军表示“为内容付费这件事,一直都是存在的,过去是书刊杂志,现在只不过是‘挪’到了网上。为内容付费的前提必须是优质的内容,这跟用户在网上买卖其他商品是一个逻辑,很多人不愿意买单,本质上还是用户体验的问题。”
如今,罗振宇已经从起初请大咖坐镇售卖文字专栏到出售企业提供的独家白皮书。一次公开演讲中,他说道,由于每个时代里的稀缺资源不同,交易入口也不同,现在的交易入口早已从流量变成知识,没有知识在这个时代已经没有消费能力。
“免费模式,让知识不断被分享、传播,是知识的一种增值。但在前沿知识领域,付费模式是一种鼓励和保护。”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院副院长朱红文曾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说,“知识付费的发展说明了知识本身在市场中是有价值的,是被消费者认可的,体现出人们对知识需求的提高,也说明了人们付费习惯的养成。”

关键词:内容付费  知识产权  

分享到:
相关资讯
中国海关知识产权保护 维护“中国制造”海外形象
任正非:要尊重知识产权
安溪县举办世界知识产权日宣传活动
茶企深入实施知识产权战略

与我们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