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茶楼茶馆
您的位置:首页 » 茶叶百科 » 涉茶人物

龚定庵与茶

点击数:2636作者: 都市时报 发布时间: 2016-12-29 09:25

导读: 茶香见诸诗词,不是淡淡,就是缕缕,总是一种若有若无的萦绕。可到了龚定庵笔下,却成了能够砭骨之物。

“欲为平易近人诗,下笔清深不自持”,龚自珍这两句诗,将其自身诗歌特有的神情道得分明。的确,诗人胸中所有的意绪,有着常人难于想见的翻涌叠卷、郁勃不平,唯有出之以清峭幽深的笔墨色调,方才能够与之匹配。这是不得不然,也是自然而然。所以,出现在龚自珍笔下的茶,似乎也就有了不同寻常的清峭与幽深。
像是这首《有所思》,诗中所及那一缕茶香,即有着令人惊异的清癯面容:
妙心苦难住,住即与之期。文字都无著,长空有所思。香砭骨后,花影上身时。终古天西月,亭亭怅望谁?
茶香见诸诗词,不是淡淡,就是缕缕,总是一种若有若无的萦绕。可到了龚定庵笔下,却成了能够砭骨之物。读至此处,能不置卷而思之再四!茶香至为砭骨,则饮茶之时长可知,思绪之漫溢横亘可知。而且,能教茶香渗入骨骼,其人怀抱之幽阒亦可知矣。又沉郁又瑰丽,这样的茶香,也唯有定庵,方可味出。
《己亥杂诗》中,也有一首及茶,读之,同样令人辗转:
二六
逝矣斑骓罥落花,前村茅店即吾家。小桥报有人痴立,泪泼春帘一饼茶。
这一首诗,写的是茶,喟叹的是友情。这是发生在暮春时节的一场离别。诗人写道:“出都日,距国门已七里,吴虹生同年立桥上候予过,设茶,洒泪而别。”二人之间的友情如何深笃,龚定庵并没有多费言词,但由一“痴立”,由“泪泼春帘一饼茶”,便足以令之在岁月的烟尘中鲜活、摇荡。“泪泼春帘一饼茶”,着一泼字,写出了别情的奔涌难抑;着一春帘,又写出了这份友情的明媚光色;再用一饼茶,添设的,就是一味澹荡、一味清深。
龚定庵还有一首《过扬州》,写茶的笔墨也是令人称奇不已:
春灯如雪浸兰舟,不载江南半点愁。谁信寻春此狂客,一茶一偈过扬州。
“一茶一偈过扬州”,这样的风神,还真是佻达潇洒之至,叫人百般俯仰。相伴无他,唯得茶与偈,襟色之上,清气淋漓,诗意也横溢。这样的句子,既有小杜的俊朗清逸,也自有龚定庵不可复制的剑气箫心。
茶之令人醉心,往往就在饮啜之间——可以阅尽山川风色,味出岁月烟霞,也可以照见,这世间的种种情味,以及,那襟抱中的万千款曲。灯下,窗前,山间,竹侧,哪怕是黄尘动地而来的拥挤市廛,茶的品相,从来是系诸人之品相。“相思相访溪凹与谷中,采茶采药三三两两逢,高谈俊辩皆沉雄”,寻常之事,也只有到了不寻常人的笔下胸中,方可点染出一色清深夐绝,独立于物表,超拔于尘俗——“仰视一白云卷空”,自有龚定庵和他笔下的茶。

关键词:龚定庵    

分享到:
相关资讯
茶产业盛会推动牡丹江市茶文化发展
永川永荣:重庆茶叶大镇加速集聚产业新动能
茶博会助力贵州茶产业发展迈上快车道
日照红茶首发团体标准 推进日照茶产业发展
宁强7家企业获市茶办、茶业协会表彰
陕西省茶人联谊会召开春训工作座谈会
茶具选择有玄机
爱上一杯茶的清亮

与我们互动